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西陆书院 >> 剑骨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龙

第二百五十四章 白龙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你?”

年轻男人蹙起眉头,看着帷帽下的女孩。

他又瞥见了那头目光哀怨的弱小土獐,摇头道:“罢了,此事已了,你我不过萍水相逢。但还是有些话要提醒你,松山猎场里不仅有一些弱小兽禽,也有从北境长城外抓来的妖灵,就比如刚刚这头离魅,已快要踏入千年行列,三司对松山猎场的把控很严,但只是局限于这些妖灵无法踏出松山,在此地修行,千万要小心谨慎。”

说完,他掷出了一块令牌。

徐清焰下意识伸手接住,这块令牌入手圆润,狭长弧形,上面篆刻着极其精细的纹路,是一条原本卧伏,即将舒展身子的白色长龙。

伏在马背上那位名为“红露”的红衣女子,见到此景,压抑不住惊呼出声。

“殿......”

他抬了抬手,示意红露不要出声。

马背上的女人神情古怪。

“这枚令牌给你。”不知身份和来历的年轻男人,注视着自己眼前的帷帽女孩,虽然未曾见到真实容貌,但这个女孩的确生得窈窕动人,宽大衣袍遮掩身形,仍能看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尤物”。

他脑海里,已经勾勒出对方的大概形象。

有资格踏入松山猎场修行的,哪一个不是皇族权贵?

这个女孩明显没有修为境界,身上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星辉气息。

大隋皇族,对于直系后裔的修行境界,有着严厉的规定和要求。

若是修行资质太差,说明血统不纯,血脉羸弱,很有可能会被逐出直系,一贬再贬。

所以这个女孩,不可能是皇族内部的核心血裔。

一个没有修行境界的普通女孩,来到松山猎场,只为了狩猎一只四处可见的土獐?

年轻男人笑了笑,他倒是认为,这个女孩的确在狩猎,只不过猎物可不是这头傻乎乎的獐子......而是未来的荣华富贵,以及背后“大人物”的锦绣前程。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女孩拿到了自己的“白龙令”后,应该是压抑不住欣喜,然后故意找个机会揭下帷帽,一展“庐山真面目”。

只不过他如今身前所拥的这个女子,姿色容貌,放到整个大隋,都是不可多得的绝代佳人。

先前这个帷帽女孩,看到红露之时,神情明显一滞。

他倒要看看,起了“魅惑”自己念头的幕后之人,到底有何手段?

松山的小山头。

短暂的安静之后。

女孩疑惑的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

徐清焰举起这枚篆刻着白色长龙舒展身体的令牌。

目光疑惑,透过帷帽皂纱,望向眼前的年轻男人。

于是小山头由安静,变得一片死寂。

伏在马背上的红露,神情变得愕然,她下意识顺着女孩的目光方向,也望向自家殿下。

年轻男人很明显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

他注视着帷帽女孩。

很小时候,老师告诉他,这世上有两样东西最要不得。

一个是不懂装懂,另外一个是懂装不懂。

他从眼前帷帽女孩的动作,举止,以及停顿当中,能够看出来......她真的不知道这枚令牌是什么。

年轻男人有些语塞,幽幽道:“这是......白龙令。”

“噢.......”

徐清焰恍然大悟,她以手指隔着一层衣袖,擦拭着白龙令牌上凝结出来的薄薄雾气。

这就是不懂装懂了。

年轻男人挑起眉头道:“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了吗?”

徐清焰认真想了片刻,夸赞道:“白龙令很好看。”

这句真心的夸赞,让年轻男人更加语塞,他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他递出这枚令牌,说出这些话。

这些所作所为,已经给出了足够多的“提示”......然而这个女孩并没有如自己所料的那样,揭开面纱,让自己一睹“芳容”。

这就是“懂装不懂”了。

年轻男人看着这个哈着热气拿衣袖来回擦拭令牌的帷帽女孩,出于自身高位的气度,他忍住了自己伸手把那枚白龙令拿回来的冲动。

“我还有一些问题。”徐清焰把这枚令牌擦拭干净之后,看着束丸子髻的男人,“这枚白龙令,又是什么?有什么用?你为什么要给我?”

这一下,是彻底的无话可说了。

年轻男人笑了,道:“就当这是一个好看的装饰品,我送给你这枚令牌,是想看看你长什么模样。”

“噢......”

这一次徐清焰是真的明白了。

她擦干净那枚令牌,递了出去,平静说道:“那还给你。”

年轻男人侧过头来,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他堂堂大隋太子,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

竟然有人不要?

竟然有人敢不要?

没有反应过来,他下意识伸出手来接。

在接过这枚令牌的一刹,与这个女孩有了短暂一瞬的肌肤接触。

瞳孔收缩,指尖像是触了电。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这种感觉,像是微风拂过心坎,哪怕只有一瞬,仍然温暖如春。

像是快要渴死的鱼喝到了水,像是病痛煎熬的人尝下了药。

男人细细咀嚼着这种滋味......他眼里带着一股复杂情绪,这股情绪在他抬起头来之后,便掩盖的极好,连白马马背上的红露,也没有看出丝毫端倪。

年轻男人面色凝重,看着帷帽女孩,后者已经蹲在地上,吹熄了篝火,牵着那头獐子,拍了拍身上灰尘,准备下山。

徐清焰先是走到红露身旁,认真而又生硬地夸奖说道:“姐姐生得好看。”

红衣女子微微一怔,接着捂唇而笑,并没有矫揉做作,笑得眼泪快要出来了。

徐清焰来到年轻男人身前,认真说道:“老师告诉我,不能随便揭面纱。先生也告诉我,不要轻易接受陌生人的东西。所以......这枚令牌真的很好看,但是我不能要。”

“老师,先生?谁?”年轻男人听到这席话,挠了挠头,他哭笑不得,指了指自己,道:“陌生人,我?”

徐清焰对于前面的问题,还在思考,对于后面的问题,毋庸置疑的点了点头。

丸子头的男人看到帷帽女孩煞有其事的点头,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有趣有趣。

徐清焰不知道该怎么向这个人解释“老师”和“先生”......最终她只能如此开口。

“老师是我觉得很厉害的人,先生是我很喜欢的人。”

说完这句话,她牵了牵那头獐子。

“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

她认真揖了一礼。

是宫里常见的礼仪。

看起来似鹿非鹿,似驴非驴的土獐,噗噗扬起大屁股墩子,绕着年轻男人身旁的白色大骏马转了一圈,蹄子蹬了蹬地,刨出了一些泥土,趾高气昂离开。

年轻男人没有挽留。

直到这个帷帽女孩离开,他的神情仍是那副古怪模样。

红露趴在马背上,笑着说道:“殿下,这小姑娘真是有趣,看刚刚的仪态,似乎是出自宫里?”

太子无奈笑了笑。

他摇头道:“是本殿想得太多了......过几日,本殿倒是要去宫里打听一下,这个帷帽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

......

......

徐清焰离开松山。

崤山居士就在不远处等着自己,马车已经备好。

白袍居士看起来笑意盎然,打趣道:“怎么还牵了一头活蹦乱跳的獐子,这是准备烤着吃还是炖着吃?”

那头土獐子极通人性,听到这句话,惊得一跳,两耳立起。

徐清焰无奈道:“老师......别吓唬它了,喏,这是铃铛。”

她从怀中取出了铃铛。

这一次松山猎场的结业修行,就是要取回这枚铃铛。

“不错。”

崤山居士接过铃铛,若有所指道:“就是这一趟耽误的时间有些久了。”

徐清焰自然知道这头老狐狸就躲在暗处,一路上什么都看见,闷闷道:“路上遇到了一些事情。”

崤山居士看着徐清焰,忽然开口:“那位是大隋的贵人,很大的贵人。”

徐清焰扬起脸来,看着灵山大德,道:“我知道啊。”

“白龙殿下,大隋太子。”女孩忽然笑了,道:“我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登上马车,催促前面的马夫快点驱车。

一同登车的崤山居士不免有些语塞,他看着徐清焰,无奈道:“要知道,这位太子常年流连于青楼红馆,即便是大隋最高层的那些大人物,想见太子一面,都相当困难......”

徐清焰摘了帷帽,换了一层面纱,轻薄了许多,呼吸也轻松了许多。

她看着崤山居士,认真说道:“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崤山居士声音一滞。

“按规矩来说,松山猎场结业之后,我就可以外出了,是不是?”

崤山居士无奈道:“按规矩来说,是这样的......”

掀开一角车帘,把脑袋搁在车厢门框,随车厢震动一同颠簸,双手垫在下巴的女孩,忽然傻傻笑了起来,眉眼弯成月牙儿,轻柔道:“我想快点回天都,去见宁奕先生。”

喜欢剑骨请大家收藏:(www.xilusy.com)剑骨西陆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剑骨最新章节 - 剑骨全文阅读 - 剑骨txt下载 - 会摔跤的熊猫的全部小说 - 剑骨 西陆书院

猜你喜欢: 仙帝归来神话基因御天神皇这里有妖气万古大帝逆武丹尊乾坤剑神我有亿万神话基因霸天武魂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太古狂魔每秒都在升级龙魔血帝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至尊神帝战锤神座至尊剑皇龙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绝天武帝伊森的奇幻漂流诡秘之主诅咒之龙贤者与少女武炼巅峰意动天开
完本推荐: 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农女乐动娱乐官方app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网游之阴邪无罪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掠夺全文阅读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送你一只酥宝宝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占个山头当大王全文阅读时间都知道全文阅读我的不死外挂全文阅读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逆流完美青春全文阅读网游之最强剑士全文阅读算命大师是学霸全文阅读快穿黑化:病娇哥哥,坏透了!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撼天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蹭出个综艺男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神话级联盟低配版系统主神遗忘国度之德鲁伊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九劫剑魔位面之武破虚空异能小农民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逆天神医乐动娱乐官方app完美时代合租医仙斗破之再世炎帝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联盟之天王巨星大明文魁修真聊天群最佳女婿西游之大娱乐家神话纪元动力之王秘巫之主星际麒麟超品小农民女帝家的小白脸超神道术天命凰谋乐动娱乐官方app五零巧媳妇乐动娱乐官方app九零小军嫂剑骨

剑骨最新章节手机版 - 剑骨全文阅读手机版 - 剑骨txt下载手机版 - 会摔跤的熊猫的全部小说 - 剑骨 西陆书院移动版 - 西陆书院手机站